當我住在芬蘭時,我總是聽說芬蘭社會福利制度組織完善並且對人民慷慨,其精神讓我在懷孕後真正體驗到了。首先,我收到一個可愛的媽媽盒,但除此之外,我知道許多國家的母親一旦得知小孩預產期後則立即開始報名托兒所。但在芬蘭,政府保證每個孩子都會有托兒所名額,而且每月最多支付290歐元。這對將要成為媽媽的人來說是何其大的福音!

SHOP education

然而,當我們的兒子十六個月大時,我們計劃搬回台灣。並且我在抵達台灣的兩個星期後就要重返職場工作,這意味著我需要在工作前的兩個星期內為我兒子找到托兒所。台北在我的既有印象中一直都是以服務為導向的城市,所以我也假設日托應該不難找到。我在出發前一個月開始上網研究各式各樣的托嬰中心,但也很快就發現,即使台北有很多的資源,品質卻不一定有保障。最後我以地理位置及網路評價為標準預約參觀四間托嬰中心。

SHOP KIDS

Hexagone-daycarePlaying yard in a Finnish daycare (Photo credit Hexagon Daycare)

在我的想像中,一間托嬰中心在某種程度上應該會與芬蘭的模樣有點類似,例如會有一個大庭院、寬敞的室內區域和很少的孩子。因此,我在台北去看的第一間托嬰中心對我來說是一個大震撼。這間托嬰中心位於台北市的黃金地段,在一棟七層樓建築的二樓,室內面積約70平方米,設有一個狹窄的前陽台。你可以將它想成一間普通的公寓,容納了大概有30名小孩和7名教師。除了偶爾天氣好的時候可以到陽台曬曬太陽外他們幾乎整天都待在室內。而在芬蘭的托嬰中心,一天8小時中孩子會有4小時在戶外活動。台灣這間托嬰中心每月學費接近550歐元,這個價錢可能已經是台灣年輕夫妻一方的薪水一半以上;對比芬蘭體制,托嬰的收費是按照收入所得作調整,最高每月約290歐元。芬蘭的托嬰費用主要是從人民的稅捐支付。

SHOP moomin

daycare-TaiwanDaycare in Taipei City

之後,我到天母參觀另外三間托嬰中心,它們因為坐落在台北中心外圍,所以有較大的活動空間。這三間都位在一樓附有庭院,而且收托的孩子較少。在夏天老師們偶爾會在庭院搭建充氣游泳池,另外他們每個月可能兩次帶孩子到附近公園玩,雖然次數很少但在台北來說已經是一個非常慷慨的經營政策。這三間托嬰中心的學費可想而知比第一間要多,每月約650歐元。

SHOP berries

Tianmu-Dacare

我們很幸運有多一點選擇的彈性,因此最後決定將孩子交給一間位在天母的托嬰中心。我的兒子已經開始了他的托嬰生活兩週,但每次進入教室之前仍然在大哭,看了好傷心。芬蘭媽媽們的經驗也是初期小孩會大哭特哭,但大概經過一個月的時間小孩就會適應托嬰生活,希望我的兒子也能盡早習慣。

Cover Photo By Visit Finland

Go to shop